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要闻

临沧石材营运部

来源:技术     时间:2021-11-28 19:25

临沧石材营运部0htlt,鸡西皮革服务中心,大庆玻璃总公司,合肥废弃资源综合利用营运部,博尔塔拉金属制造有限公司

临沧石材营运部

11月5日以来,内蒙古通辽市遭遇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强的暴风雪天气,11月7日、8日通辽连续两日出现特大暴雪,积雪深度打破了1951年来的纪录。通辽的养殖户张顺龙遭遇了这场暴雪,他发布的相关视频引发广泛关注。   视频中,他推开门便见到厚厚积雪,掩盖了汽车和台阶;在养牛的棚圈前,一大群牛挤在一起站在雪地里,身上布满冰雪,有几头牛卧在地上,腿已冻住。   视频中,张顺龙解释,暴风雪导致牛棚坍塌,三百多头牛无处藏身,这些牛中一部分是待生产的,有牛已经死亡。   张顺龙告诉澎湃新闻,养了这么久的牛,有些就这么死了,情感上很难接受。现在,坍塌的牛棚难以修缮。虽然雪暂时停了,但剩下的牛如何熬过寒冬仍是问题。   11月11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张顺龙养牛场所在的科尔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镇获悉,事发后各级政府(工作人员)前往现场处理该问题。该镇政府办工作人员称,从11月8日下雪前,当地已有预警;下雪之后,当地第一时间开展抢救。目前,损失还在核算中。 点击进入下一页 养殖户的棚圈被积雪压塌,牛群集中在户外。   以下是澎湃新闻与张顺龙的对话:   “凌晨四五点牛棚顶被雪压塌,三百多头牛无归宿”   澎湃新闻:什么时候发现牛棚坍塌的?   张顺龙:11月8日(我)四五点钟起来时,听厂长说牛棚坍塌了,于是前去查看。我们住的地方在牛场北边,棚在最南边,大概相隔两百米。我走了一半路,看到棚已经塌了,就拿出手机拍了一段视频录像。当时起码有七八级大风,还有大雪。我到了牛棚后发现,好像有牛已经被压死了。   澎湃新闻:有清点牛的数目吗?   张顺龙:当时棚里分成4个圈,清点后我发现一个圈里的85头牛只剩下65头。牛棚是钢结构,重达几百吨,我们怎么可能靠人去把牛找出来呢?当时我完全没有心情去核实牛死了多少头,只能说先保证活的牛,让它们先活下来。而且其中有些牛已经怀孕了,将在年前或年后下犊。   好在当时大部分牛不在棚里,已跑到外面的雪地里了。就像视频里那样,没有了暖棚,天还在下雪,牛自身有一定体温,能把雪融化了,但再一降温,牛身上就会结冰,有些牛腿都冻住了。你说惨不惨?   澎湃新闻:当时心里有什么感受?   张顺龙:自己一手抚养的一些牛突然就死了,情感上很难接受。我当时就是这个感觉,所以直接冲到牛棚里了,完全没有顾个人安全。牛棚里边还有电缆,顶棚一坍塌应该是把电缆皮刮破了,要是带上电我可能人就没了。但当时我也没想这些事情。 点击进入下一页 养殖户的棚圈被积雪压塌,牛群集中在户外。   事发后三天从废墟底下找到一头牛,“活着”   澎湃新闻:暴雪压塌棚顶后,剩余的牛怎么处置的?   张顺龙:现在只能把草直接撒到雪地上给牛吃。   11月10日,我们从外面请大型的铲车对整个牛场的地面进行清理,清出一条道来,方便给牛进行饲养投喂。   暴雪压塌牛棚的当天,牛没有地方吃草,还处于惊恐当中。为了牛能够得到正常的能量和营养摄取,我们紧急花高价从外面选购蛋白质很高的草,但是,运草的车辆在途中翻车,一直到11号,这些翻车的草才抵达我们牛场。在此前三天时间内,我们还是用的玉米秸秆,勉强让牛维系生命。   11月11日,我们在废墟里面找到了一头牛,扒开雪,发现它还活着,我们都难以置信。现在,已经把它转移到最温暖的房间里了。   澎湃新闻:有预料到这次暴雪会造成严重后果吗?   张顺龙:我们知道今年有大雪,本来有六百多头牛,对外销售了近三百头,这样就能让剩下所有的牛进棚了。   这次暴雪之前,我们也提前留了40车细河沙,到时候把雪铲走后可以垫在地上。此外,我们还提前把周边农户家里的秸秆买下来,到时候直接打回来就可以(给牛)吃了。   其实,往年也会下很大雪,有没过车顶的,棚顶都没出事,就这一次塌了。我考虑到保暖,考虑到食物,各种方面都考虑到了,就没考虑到棚会坍塌。 点击进入下一页 视频显示,积雪已盖住车顶。来源:“草原我龙哥”头条号   澎湃新闻:目前能找到合适的场地容纳牛吗?   张顺龙:这些牛目前还在室外,没找到合适的场地。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来商讨过,但目前还没有好的解决办法。   剩下的牛还得过冬,保证它们不冻死就必须把旧牛棚修好。房东说通过加立柱和焊接来撑起顶棚,继续用,但我觉得在内蒙古的大风天气,这样做的话牛棚还是有坍塌的风险;也有建议说转移到一个新棚子,但我发现那个棚子只有个顶。雪花不是垂直下的,四面八方都有的,这样的棚子让牛进去,还是被冻。   从湖北来内蒙古工作,日常生活围绕着“养牛”   澎湃新闻:你是哪里人,从什么时候开始养牛的?   张顺龙:我是湖北人,2009年的时候和哥们儿一起来包头做生意。2017年,我感觉养殖行业前景不错,便开始养牛。   我养的牛是奶肉兼用型的,是引进的品种牛和当地牛的杂交,买的时候大概是两万多一头的价格。年龄方面,像我视频里拍摄的那些,有的十几个月大,也有的接近20个月大的。一个月,一头牛大概五百多块钱的费用,也包括场地和人工等费用。前两年,我都还属于摸索阶段,有盈利但是不多,没想到就遇上了今年的大雪。   澎湃新闻:家里人知道这个事情后,是什么反应?   张顺龙:家里人非常担心我,看视频后也都知道我这边的情况了,但我没接他们的电话。他们知道有暴风雪,肯定关心我个人的安危,这种情况下我腾出手去接电话,就没办法救灾了。所以,我当时一门心思扑在还活下来的牛身上了,没想那么多。   澎湃新闻:一个人在外乡从事养殖,是什么样的感受?   张顺龙:基本都是围绕着养牛。早上起来观察牛吃草的状态,内蒙古这边早晚温差大,所以要关注它们的健康状态,看有没有生病。再就是买牛养牛卖牛,我就是养牛人嘛,生活都是围绕这个转。唯一的闲暇时间,就是我在做自媒体,有时候制作了一个二三十分钟的视频,在平台上传时需要时间,我就和老婆孩子打个视频电话。   澎湃新闻:做视频是出于什么考虑?   张顺龙:起先我来内蒙古就是想养牛的,没想到要做自媒体,但后来感觉养牛这个行业水挺深的。内蒙古有大规模的养牛交易市场,全国各地的人都在这里进行买卖,也有不少人上当受骗,所以我想做一些视频,播报牛市的真实的行情、怎么谈价、怎么识别好牛等等内容。   当时看到雪压塌了棚顶,我立马掏出手机来发抖音,也是想在第一时间让外界知道我们受灾情况。搞养殖的人年龄都比较大,他们对自己的保护意识并不强,像保险理赔这方面,有很多人也不懂。   澎湃新闻:接下来怎么打算?   张顺龙:现在,第一个问题是牛过冬的棚子该怎么办,该如何重建;第二个问题是保险公司的理赔问题,这两个问题暂时还没有解决。